[介紹一本書]做自己還是做罐頭

今天Linda想要介紹一本書,這本書陪伴Linda走過人生很多重要的時刻,陪伴我經歷要下決定要不要離開生長三十幾年的環境,搬到一個陌生的城市,陪伴我走過在一個陌生的城市,一步一步從新開始,陪伴我走過,在每次和老J面對爭執的時候,怎麼誠實的面對自己.

這本書的書名叫“做自己還是做罐頭”.

在Linda和老J結婚前半年,我們不斷的在討論,是他要搬過來還是我要搬過去,不管我們分析了多少利弊得失,我們彼此都很難下決定,到底怎樣是最好的.有天,Linda有群可愛的朋友-雪雯與雪花,要參加講淺意識的工作坊,反正Linda最喜歡上課了,想說跟著去聽聽看會不會有什麼對自己更多的認識.工作坊一開始,講師先自我介紹,就輪到學員自我介紹,也講講為什麼來到這裡.Linda就說了,自己正困擾著是不是要搬到一個陌生的國家,和家人朋友變得好遠,放棄現在手上有的一點點成就,講師就用了很溫暖的聲音說“生離與死別是人生中兩種最痛苦的事”,Linda開始撲酥酥的掉淚,原來有人可以用這麼簡單的一句話,道盡那種心理的掙扎.

這個講師就是“哈克”,一位非常溫暖的諮商師.

因為這個機緣,Linda開始看了”哈克“的書,第一本就是做自己還是做罐頭.這本書Linda讀了不下十次,每次有困難,每次需要自己陪伴自己的時候,每次在生活中卡住,到後來每次朋友卡住,Linda都拿起這本書陪伴自己也學會陪伴周圍的朋友.

自己負責,我的快樂從哪裡來;自己負責,我的生活有意義,有滿足,有進步;自己負責,吃得健康,運動規律;自己負責,辨別身邊人的種種樣貌,讓質地善良的朋友靠近我;自己負責,保護我的創意源頭,不上世俗的要求,以及會讓我們偏離生命核心的讚賞,獎勵侵入我的水源地.

這是書裡的其中一段話,從我第一次讀,這段話就深深的印在我的心理與腦裡,每當我不開心的時候,我就提醒自己,我要為我自己的開心負責任噢,如果現在的我不開心,那我可以怎麼樣變開心?以前的Linda可能會打電話給朋友,開始抱怨,都是誰誰誰怎麼樣怎麼樣,所以我怎麼樣怎麼樣.把所有的不開心的責任都推給別人,忘記了其實沒有人可以為自己的開心與幸福負責任,只有自己.

Linda從小就是個柔軟的小孩,很容易感動,很容易哭,很容易同情,Linda的家人都很堅強.常常對某些事情有感觸時,好朋友們總是說“阿呀!你不要想太多”.以前Linda都覺得自己不夠堅強,自已不夠好,很多事情是自己太尋煩惱,就把真實的感受藏起來,不管是開心或不開心,努力的要讓自己變得很堅強,但是也因為這樣感受不到自己開不開心,也就沒辦法為自己的開心負責任.直到,看到這本書的作者:哈克,也是個情感豐富的人,但是與自己的連結非常緊密,信任自己時時刻刻經驗的.我好像是挖到寶,照著書上的方法,自己和自己做練習,有一天Linda和老J要忙著搬家,有一堆東西要整理要賣,老J對於瑣事實在很不在行,所以他的動作很慢,所以那段時間Linda花了很多時間在處理哪些可以賣,要賣多少錢,放上網找買家,哪些要送人,哪些要捐出去,哪些要怎麼辦…….到房子賣出去要搬家的前兩個晚上,Linda的疲累和生氣慢慢的從心裡湧現,Linda決定抓住這個機會,坐下來和自己溝通,原來Linda心裏也想像老J一樣舒舒服服的坐在沙發上,但是卻擔心著眼前的這團慌亂整理不完,兩種的拉扯讓自己心裡很生氣.後來Linda決定不要發脾氣,但是走去和老J說,我已經整理了一個多月了,剩下這兩天給你整理,我想要坐下來休息,因為我整理得好累.要這樣說出口,其實很不好意思,好像拋棄了戰友,但是認真經歷當下的自己的感受,是我想要學習的,我就說出來和老J討論,他也沒說什麼,也就開始了收拾的行列.

一次次的練習後,Linda慢慢的知道原來自己的極限在哪裡,應該要把自己的界線設在哪裡,可以幫周圍的人但可以為自己的開心負責任.有時候還是會遇到內在衝突的部分,書裡面提到“並存”的概念,也是一個幫助我自己不過度縮小或放大自我的方法,例如我可能喜歡吃某個東西但是老J很討厭,他可能會露出“好噁心的表情”,我就笑笑地和他說,喔!你很討厭這個喔,沒關係,但是我很喜歡.這個概念可以用在很多很多事情上,可以同時並存自己和他人有兩種不一樣的看法,可以以並存自己有兩種不一樣的情緒.

Linda很喜歡這本書,裡面從頭到尾都是精華,不管是做自己的大人/中人,還是做父母的大人,都很適合讀讀這本書,讓自己可以陪伴自己成為自己最好的朋友,學會對自己負責任,同時也可以成為一個好的陪伴者.希望你們也喜歡.

推薦文章

2 則迴響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