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嗑藥了嗎?

有次好友T和他媽媽對話:
T和T媽說”你快樂嗎?我希望你快樂.”
T媽就哭了和T說”what’s wrong with you?(你有什麼問題)”,然後打電話給T弟說”你知道T怎麼了嗎?嗑藥了嗎?為什麼問我這些問題?”

如果有人問我,你快樂嗎?我以前也會語塞不知該如何作答.不過經過學習,為自己負責任以後,我現在能說我活越來越快樂與自在.
在我們的生活與教育裡面,我們很少被教導或學習什麼是自己的快樂,我們學會的很多事一直不斷的付出,從這樣的付出裡證明我們的價值,或證明我們在意.很多時候我們付出的事項讓我們失去快樂,但我們沒有劃界線的能力,只能不斷地壓榨自己,直到…

小玲來美國念書,在美國遇到她老公,很快陷入熱戀就決定結婚,結婚前小玲的老公拿了一張婚前協議書要小玲簽,小玲的心理百般不願意但為了證明自己是“這麼愛”這個人所以就簽了.小玲的老公自己有一間小工廠,和小玲是第二段婚姻;第一段婚姻維持了十五年最後結束時,第一任太太拿走了他所有的錢.所以在第二段婚姻時,小玲的老公控制了小玲所有的財務狀況,不讓小玲出去工作,不希望小玲交新朋友,雖然給小玲好車開,給小玲大房子住但最後這樣的婚姻又再度失衡.

小玲來自單親家庭,媽媽很辛苦的養育小玲與弟弟,小玲是個很心疼媽媽的女兒,從畢業工作起賺的錢都給媽媽,就算到美國唸書也是半工半讀,每個月還是寄錢給媽媽.小玲結婚以後沒有工作,先生剛開始願意幫忙負擔給媽媽的費用,但是一兩年之後由於很多家庭問題先生也開始不願意負擔,每當小玲遲給錢媽媽就會說,你現在結婚翅膀硬了是不是.
小玲很想要生小孩,但肚子一直沒有動靜,如果生了小孩,她就有一張安全的飯票,不再受婚前協議書的限制,也不會覺得老公到現在都還在給前妻贍養費,他還要看老公的臉色拿錢. 我問小玲說,如果你對錢這麼沒有安全感,能自己去賺錢不是很好嗎,又能財務獨立又可以為自己的開心負責任.小玲總是回答我,我沒有你們這麼聰明,英文又不好,以前是sales我又沒有專長.我說有很多名牌皮包店都需要中文的sales,因為矽谷有大量的華人,當華人的親友來旅遊時,總是買了滿手的皮包帶回鄉,你要不要去試試.我們的對話就停在這裡,即使對現在的生活很不滿意,即使不斷再而再的抱怨同樣的事情,但是卻沒有改變的力氣與資源.

我也曾經停留在這個狀況,拉住我身邊的朋友們,一再而在的抱怨我的前男友,停留在留下讓我窒息但卻又沒有走開的力氣的感情裡七八年,能夠做的事情就是抓住朋友一再而再三在的抱怨.當時年輕的我不懂得什麼是愛自己,不懂得怎麼照顧自己的情緒,不知道能怎麼離開,不知道除了留下以外我還可以有其他的選擇.直到那段感情分手後,三十幾歲的我才學會,原來自己的快樂是要自己負責任的.
怎麼能自由地運用快樂呢?要先學會照顧自己,常常問問自己,今天什麼時候有快樂?感受自己做什麼時的時候很快樂,慢慢一步步的了解自己.我自己我很喜歡四處旅行,去了解不同的文化,認識新的朋友.我也喜歡學新的東西,每當我適度地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我的心情就很開心.內心開心的罐子中就投下了一枚彩色糖果.但有時候生活中有很多需要妥協的事,能夠適當的設界限,能保護自己不會過度掏空內心開心罐子中的彩色糖果.

最近我和老J在處理搬家的事情,每天都要整理很多東西,老J的動作都慢慢來的人,也不喜歡太忙碌與高壓的環境.有一天我的情緒已經非常飽滿了,我感受到我不能再多做任何的整理工作,我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,走進浴室,看著還在悠閒整理頭髮的老J,緩緩地和老J說“浴室的鏡子太高了我擦不到,你可以擦嗎”,輕輕的把穩潔放在洗手台的檯面,我就走出去坐在沙發上,給自己一個可以休息的片刻,也讓我們的整理工作比較平衡一點.因為我意識到我的情緒,我選擇不過度使用我開心罐子中的彩色糖果,所以我不會充滿怨氣抱怨“你看看我為了搬家做多少事”,也避免了吵架的開始.
你呢?你快樂嗎?要不要從今天開始練習發現自己的快樂?

 

發表迴響